MikeKo

一旦认真的想要睡觉就会变得熬不了夜

三年七封信,我没有回复过哪怕一次,我不敢想象17年七月最后一个周日她在电话前踌躇不安按下公共电话冰凉的按键,耳朵贴着黑色电话筒,却传来了机械的人工语音的心情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。”

她会不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?

我不敢想。

  Let me know

  Do I still got time to grow

life just ain't fair

初二的我´_>`
好像没啥人能get到我的笑点

请问是南韩第一金泰亨个人站站哥吗?